Monday, 28 July 2014

陈健清:《手机》

坐在地铁上,看到大家都目不咋眼地盯着手机。我问了自己:“手机的用途是什么呢?”手机的原本用途是拿来打电话的。有时候,手机也可以传简讯。

但是,大家是在打电话或发简讯吗?我望了望四周,大家都低着头,不像再发简讯,更不像在打电话。

大家都拿着手机,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有的人戴着耳机,关着眼睛,欣赏着美丽的乐曲。有的人则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上的游戏,拼命地按着手机的屏幕。而有些人看着手机上的视屏,有时喜,有时哀,心情随着视屏的内容而改变。


我看了,心里感到非常感触。一个拿来打电话和传简讯的小工具,怎么能控制着大家呢?是人类在控制着手机,还是手机在控制着人类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